i..颜舒舒

© i..颜舒舒

Powered by LOFTER

丹罐 人鱼传说(上)

人鱼传说      (上)


人鱼王子罐*舞蹈学生丹


伪现实,有BUG,文笔有限,请谨慎入坑



菜鸟写手的一个很浅的的小水坑来袭,写文全凭想象有难度,此丹罐文是HE或者是BE






童年阴影对一个人的影响不说影响一个人的一生,但是影响一个人的前半生是可以做到的。


如果童年的阴影一直到前半生之余都没有找到这样一个可以为他治愈的人,那这个童年留下的阴影可能会一直伴随着他。




姜丹尼尔是个标准的旱鸭子,出生釜山的他不会游泳本来也不是一件什么丢人的事情,却因为一次偶然在游艇上无意的失足,更是让他蒙上一层严重的童年阴影。


童年时期十二岁的姜丹尼尔跟父母在游艇上度过生日,可爱调皮的他无意中被脚边的鱼竿绑到,导致他抱着必死无疑的复杂心情,直接以脸着地的形式扑倒在波澜不惊的海平面,投入大海的怀抱中。


原本不会游泳的姜丹尼尔着急的就像热锅上的蚂蚁,他不知所措只忠于本能的让双手只是不断在水面划水,嘴里大喊救命试图引起父母的注意,双脚也只是前后滑动,毫无帮助。


姜丹尼尔没有憋住最后一口气,由于落水后只是乱扑腾,过度紧张的只会让身体加速地往下沉落,海水已经淹没过头部,他心中不断将恐惧放大。


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从海面下沉,脑袋渐渐失去意识,只记得恍惚间,有个身形与自己相仿的生物像自己游来,给自己过渡一口仙气,让自己也渐渐往海面上升。


待他已无大碍意识清醒的时候,已经被人送往医院留院观察,姜丹尼尔的手上紧紧的拽着一片不会发光的金黄色鱼鳞片在手里。


于是成年后的姜丹尼尔依旧害怕水,他不会拒绝去海边,但是他拒绝一切可能让他的身体被水包裹的机会。




今年二十岁的姜丹尼尔就读于首尔S高中的现代舞科,所在的校舞蹈队也因为他的舞态闲婉、舞步流畅、舞姿飘逸、旋转起伏如行云流水般、富有抒情浪漫而被推举为队长。


姜丹尼尔今年有资格以团体赛的形式代表首尔S高中前往仁川参加第十六届全国现代舞大赛。


只见成年的他俊美绝伦,脸如镌刻般五官分明,棱角分明的俊脸,清澈的眼神 黑白分明的眸子里干净而又纯净,高挺的鼻梁将双眼衬得格外狭长,眼角的的泪痣显得格外性感慵懒, 嘴角只需微微的上扬 ,足以明媚得好似烈日般的骄阳。


舞蹈中的他又如同落入凡间的天使,修长的手指,清瘦却有力的挥洒着汗水,开始的动作,像是俯身,接着舞下去,像是飞翔,又像斜倾,不经意的动作十分自然过渡,小有线条的双臂左右交横,络绎不绝的姿态飞舞散开,曲折的身段手脚合并。


最终,出色地完成舞蹈的他和队友以首尔S高中舞蹈代表队,在现代舞团体赛上以得奖第一名的光荣荣誉,也令首尔S高中一跃成为全国知名的现代舞高中。


参赛的姜丹尼尔几名学生所在的班级则成为S高中的风云班级,而以姜丹尼尔为首领携的几名出赛学生也因此成为学校的风云人物。




传说中的美人鱼以腰部为界,上半身是俊俏的男人,下半身是披着色彩斑斓般的鳞片的漂亮鱼尾,整个躯体既富有魅力,又便于迅速逃遁。他们像人一样具有灵魂,性格像海水般一样内敛或者热情,声音与其气宇不凡的外表一样,具有爽朗洪亮又让人听了心中一动又或者是极为低沉富有磁性的成熟。


海水轻抚那波光粼粼的肌肤,赖冠霖的面容衬映着日光的轻柔,那曼妙的身姿回旋在某人的脑海,久久不能散去。


岁月静好,一直安心长大的赖冠霖依旧在海里自由自在的生活,他爱环游全国,也爱新时代新科技,偶尔他会不听父王的劝告,执意向往人间,人鱼王子只要等到十六岁生日的到来,自然能上岸去体会人间的繁荣昌盛。


当海上风平浪静的时候,在柔和的月光下,赖冠霖喜欢冒出汉江水面上,看着紧贴着海岸的的汉江大桥,凝望着那大城市里亮起得无数像星星一样的灯光,聆听那海浪声,车声,人在海岸边交谈的声音,他似乎能听见远处的教堂钟声向他这里飘过来。


赖冠霖心中一直期盼重新遇见那名溺水少年,一份仅仅是和自己一面之缘的的美好记忆,一个想和第一个接触的人类做朋友的美好期待。


“少年啊少年,本王最快也要等到十六岁生日才能上岸寻踪觅迹,不知道此时此刻的你是在釜山还是首尔?”




那天是赖冠霖第心情郁闷,他一条鱼又非常无聊,只好从汉江游去釜山海边散心,第一次对人类世界饶有兴致的好奇鱼宝宝刚把头冒出水面上,看见少年不小心从游艇上掉下来,不断在海里扑腾的少年逐渐被无情的海水淹没过头部,双手双脚因过度挣扎失去力气,身体失重般的向海里下沉。


人类无法在海里呼吸,脑海只有救人的赖冠霖立马潜回海里,漂亮的金色鱼尾往上一跃像海豚般快速扭动来到少年身边,意识到少年好像快要失去意识,赖冠霖将双手穿过少年的胳肢窝让他停止继续往下沉,纤细的手臂抱着少年的盈盈细腰,把嘴里的一口仙气过渡给他。


从没有与人类接吻过的人鱼王子,感受到少年两瓣湿润柔软的嘴唇与自己的亲密零接触,胸腔感受到一股新鲜刺激又单纯美好的感觉,猝不及防的异样从心里溢出,转眼一瞬间赖冠霖的手摸上少年的蜜桃般的臀部,揉捏入手的感觉让他十分满意。


初次品尝人类少年的湿润柔软双唇和揉捏手感很好的双臀,只因为时间有限而无法让人鱼王子对人类更进一步的探索。


人类无法生活在海水里的这个常识已经是人鱼王子自小就滚瓜烂熟的知识。


眼看着跳入海里的另一名人类的逐渐逼近,赖冠霖最终将少年用力往上托,让那人把少年救上海面去。


从此一种抹不去也不愿抹去的奇异感觉一直逗留在人鱼王子的心里,也一直是他心中的最大的一个问号。




自从被釜山中学的老师发掘姜丹尼尔的跳舞天分,姜家举家搬迁至首尔,父母让他就读S高中,更好的让他自由发挥。


放学后的他拒绝队友的邀请快跑回到家中,姜丹尼尔拉过椅子直接坐下,他把放在房间书桌上的金色小盒小心谨慎地捧起慢慢放在桌面移动到自己面前,十指小心翼翼的打开金色盒盖。


金黄色的鱼鳞片金光灿烂,开盒瞬间,金光耀眼的光芒迫不及待地在空气中喷薄而出。


虽然从小到大一直保存在身边的鱼鳞片并不是经常发出耀眼的金光,但是每次看到姜丹尼尔都会被惊艳到,一种无法用言词表达的心情只是让他在喉咙里发出低沉的尖叫哇声。


姜丹尼尔目光温柔得像春日的温暖阳光,眉眼带笑得像春风的轻柔抚摸地鱼鳞片,他发了好一会儿的呆,亲启红润的双唇说道:“小鳞(霖)片啊小鳞片,我上次比赛不是拿到金奖第一名吗?今天S高中校长以个人名义颁发了个人最佳奖杯给我呢,我好开心。”


他双手托腮似朵娇嫩小花儿,不禁赞叹着鱼鳞片越来越耀眼四射的金光闪闪,更好奇拥有这片鱼鳞片的主人是谁?


“小鳞(霖)片,不知道你的主人是谁呢?我已经二十岁了,还没有找到救我的人,我是真的很想要再次见到他,向他表达我最真心的感谢。”



评论(4)
热度(100)
2017-12-15